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金勇军 > 万科收购战:是因战而乱?还是心乱兴战? | 保险资金举牌(三)
十一
28
2017

万科收购战:是因战而乱?还是心乱兴战? | 保险资金举牌(三)

  

3 是因战而乱?还是心乱兴战?

 

3.1黑云压城

 

2015年7月6日,万科公告百亿回购计划。单价不超过13.7元/股,规模在100亿以内;[1]如若不减持,万科间接股东1,320名[2]事业合伙人[3]的持股占比将上升至4.43%。[4]百亿回购计划正式启动时,前述回购价格调整至13.2元/股。[5]

稍后的7月10日,前海人寿筹资人民币80亿,一次性购入5.52亿万科A股,占比达5%。7月24日,前海人寿增持1.03亿,占比增至5.93%;前海人寿一致行动人钜盛华购入4.5亿。成交单价大概落在13.28元-15.99元的区间内。[6]宝能系成万科第二大股东。[7]8月26日,占比追至15.04%,超越华润成第一大股东。彼时前海人寿通过媒体声明,举牌意图为“战略投资和基石投资”。[8]

看到宝能系频频举牌,王石携郁亮登门造访。从8月31日开始连续两日,华润买入将近4,000万股万科股份,耗资近5亿,占比追到15.29%,夺回第一大股东席位。[9]近3个月后,万科发布百亿回购计划之进展;截至2015年11月30日,回购A股1,248.03万,占比0.113%。[10]

12月4日,钜盛华买入5.49亿万科A股,占比4.969%。此后3日内,宝能系最终增持至持股22亿,占比20.008%。就这一次超越,华润未做任何回应。[11]此外,12月8日,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安邦)通过旗下机构(安邦系)持有5.525亿万科A股,占比5%,已位列第四大股东。[12]

险资猎猎,步步紧逼。

 

3.2王石宣战

 

宝能系连番举牌且“蛇吞象”之势[13]显然外露,万科总裁郁亮出面应对。郁亮先生毕业于北京大学,出身经济学专业。自1990年进入万科起,历任财务主管和副总经理,并于2001年起担任总裁。[14]郁亮在微信朋友圈晒出三张与王石的合影,并配文:[15]

 

25年前的今天我加入万科,从此与这家时代的企业结下了不解之缘……感谢王石主席,感谢万科,感谢坚定支持我们的客户、股东和合作伙伴,共同的价值观让我们始终在一起……期待着与大家砥砺奋进,同舟共济,奔向万亿大万科!

 

也就在同一天12月10日,深交所向钜盛华发函要求,在12月14日前答复有关收购的九问题并给出证明文件,特别是,借道杠杆资金[16]举牌所涉资金来源及其合法性。12月15日,钜盛华公开回复,并披露相关信息。[17]

在准备前述回复期间,宝能系先后买入1.91亿和7,864.2万万科A股,两次交易成交均价分别为19.33元/股和19.728元/股,占比达22.45%。12月15日,钜盛华增持1.184亿,宝能系的占比直追23.52%。[18]

12月17日,北京朝阳公园南门西侧北京万科总部,王石先生向万科管理层作内部讲话,直言“不欢迎宝能系”。[19]姚振华的发家史和万科的品牌信用不匹配;宝能在地产领域年销售额不过几十亿,能力不足以管控万科;宝能系挟短期债务为长期股权投资、循环杠杆和风险奇高[20]3条,是不欢迎的原因;华润作为第一大股东,对万科股权结构、业务管理和国际化而言有其重要性。[21]

在一张微信朋友圈截图中,王石直接向宝能系宣战之意,跃然可见:[22]

 

为什么不欢迎你做万科第一大股东?当宝能系增持万科股份到10%的节点时,我同姚先生有次4小时的谈话,其要替代华润成为第一大股东的意图非常明确,我的态度也很清楚:你不够格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,因为宝能系的经营……信用不够资格,万科团队不欢迎你。

 

在数月前的这一次4小时谈话中,姚振华曾反复暗示,宝能系成万科第一大股东后,王石还是万科的旗帜,[23]仍然维护王石这面旗帜;像华润一样不插手管理。王石却断言,姚先生既不了解万科,也不了解华润。[24]

 

3.3拉上吊桥

 

王石宣战之后,万科收购战升温。12月17和18两日,安邦以22.98亿购入1.28亿股份,占比升至7.01%。此次增持后,宝能系与安邦系占比之和达30.53%。[25]战火迅速从证券市场延烧到大众媒体。12月18日,宝能发声明回应王石宣战,“将恪守法律,尊重规则,并相信市场的力量。”[26]

同日,万科以“正在筹划股份发行,用于重大资产重组及收购资产”为由申请停牌。[27]就在停牌当日,钜盛华买入8,196万H股,宝能系占比提至24.26%,[28]紧紧逼近第五次举牌红线。

12月23日深夜,万科通过官网[29]发布声明;“在安邦举牌万科后,万科与其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沟通”,安邦是“令人尊敬的专业投资者”;[30]安邦则在官网回应:“看好万科发展前景,会积极支持万科发展,希望万科管理层、经营风格保持稳定,继续为所有股东创造更大的价值。”[31]

安邦现身为白衣骑士后,华润曾表态,“华润暂不考虑华润置地[32]与万科整合的问题,不反对万科和其他国资的重组方案,若重组方案合适则投赞成票”;在接受万科管理层有关公司治理情况的汇报时,傅育宁本人也表示,对华润而言,“无论重组或增发均有为难之处,万科可引入其他国资”。[33]

2016年1月6日,万科发布联交所公告,恢复H股交易,A股继续停牌。原因是“本次筹划的重大资产重组极为复杂,涉及的资产、业务、财务等各方面核查,工作量较大”。万科预计所需时间是,自停牌之日起不超过3个月,即2016年3月18日前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或报告书。[34]

1月23日,万科已与潜在交易对手缔结不具法律约束力的合作意向书。除与该交易对手继续谈判外,尚得与其他潜在对手谈判;在谈判期间,A股继续停牌。[35]此后万科表示,无法确保2016年3月18日前披露前述预案或报告书;如若不能,复牌或将延期至2016年6月18日。[36]

此时敏感消息亦有流出。在宝能系第4次举牌成大股东之际,华润不得不预留16亿美元竞购49%华润雪花啤酒中国有限公司[37]的股份。[38]当时万科管理层曾提出,折让A股股价,加大H股占比。由于多种原因,该计划最终搁浅。2015年12月中旬,万科曾向华润建议,后者增持股份,直至并表华润置地和万科,但此计划最终也未落地。此后,王石和万科上海总经理孙嘉转向安邦,并获其支持。[39]

 

3.4临阵变阵

 

3月14日,万科公告,已与深铁缔结合作备忘录,表明初步意向(深铁合作意向);万科发行新股,收购深铁旗下目标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权;在缔结正式交易协议时,深铁自会注入部分优质的地铁上盖物业;交易对价在400-600亿元之间,占比可达21%至28.5%。(深铁合作)。[40]

深铁的前身为深圳市地铁有限公司,成立于1998年7月31日;深圳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(深圳市国资委)旗下企业,承担城市轨道交通投融资、建设和运营业务。截至2015年末,深铁总资产为2,403.96亿,包括建筑面积约500万平方米的土地价值600亿,另有货币资金137.91亿。2015年度营业收入51.8亿,净利润5.34亿。此前,深铁与万科曾合作开发地产。[41]  

有意思的是,傅育宁先生,获知深铁合作意向,既不早于也无晚于广大投资者。[42]

3月11日上午,王石和郁亮曾向傅育宁请求于12或13日在北京向其当面汇报或有重组事项。11日下午的董事会上,有关深铁合作事宜未入董事会议程。董事会结束后,王石曾与独立董事张利平和海闻[43]等交流深铁合作事宜。期间,王石谈及,目前筹划引入深铁;次日将召开发布会宣布,深铁合作事宜。[44]

3月12日上午,深铁合作意向签字现场照立时见诸网上;华润随即询问万科,得到的解释是“深铁合作意向并无法律约束力”。华润要求,不要公告此事;如若公告,不要谈股权层面的问题。3月13日,万科确定得公告深铁合作意向;为此致电华润,请求于次日就发布公告事宜到总部向华润汇报。[45]

3月14日,原定上午10点举行的“深铁与万科战略合作媒体见面会”,突然取消;万科仅在总部举行2015年度业绩媒体见面会;会上发布的2015年度分红派息预案中,现金分红占净利润的比例,从2014年的35.05%提到43.87%,即每10股派现金股息7.2元。[46]

3月18日,华润提出,深铁合作意向未经董事会讨论,有违程序要求;其派驻董事[47]已向有关监管部门反映。[48]随后,华润董事长傅育宁公开呛声:[49]

 

如此重大的事情……在3月11日的董事会上只字未提,第二天就签订了一个又是股权对价、又是交易资产的规模……的深铁合作意向,这合适么?

 

 

3.5华润争锋

 

呛声过后,华润曾约深铁与谈,希望其退出;深铁表示,受万科邀请介入,深铁合作事宜已公告;没有万科相反要求,不便退出。此后,在深圳市国资委的撮合下,双方再次与会;华润要求,保留第一大股东地位,深铁持股占比不超过10%;将相应投票权委托华润行使,否则反对深铁合作。[50]

6月13日,深圳市主要领导约请傅育宁先生抵深商谈,希望华润支持深铁合作;傅的诉求不变,要求和深铁签署协议;深圳市原则上同意。两天后,华润、深铁、万科及有关深铁合作的顾问,在深铁的集团大厦会谈;因定增完成后华润和深铁难以签署股权转让协议,华润口头动议,愿以现金方式联合深铁参与万科定增;深铁则坚持在定增完成后再转让股份;深圳市国资委支持华润,在合法的前提下再成万科第一大股东。[51]

次日,深圳市国资委、深铁和万科,向深圳市主要领导汇报深铁合作之进展,以及前一日与华润的沟通;深圳市,随后向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(国务院国资委)做出书面的和电话的报告。此后,华润主要负责人不再接听包括北京相关部门在内的电话。[52]

6月17日中午,华润向万科建议,在当日的董事会上讨论新方案;万科以现金购买深铁合作涉及的土地资产等;交易完成后,可考虑在适当时机向深铁和华润各定向增发10%股份,双方得以现金认购。华润将此方案抄送国务院国资委和深圳市。[53]

当晚,万科董事会只表决有关深铁合作的预案,7票同意、3票反对、1票回避,满足三分之二这一门槛,决议产生(17号决议)。投反对票的三位董事是华润派驻董事。[54]回避者为独立董事美国黑石集团[55](黑石)高级合伙人及大中华区主席张利平,由华润提名进入万科董事会,与傅育宁和王石均为故交好友。张利平在董事会召开前提出,因其任职的黑石正与万科洽谈一个大型商业物业出售项目,带有潜在的利益冲突,存在章程第152条第2款的关联关系,[56]不可参与表决。[57]  

当日深夜,万科公告17号决议,发行新股购买深铁持有的前海国际100%股权,交易额456.13亿,发行价为15.88元/股。如若交易完成,深铁占比直抵20.65%,宝能系占比降至19.27%,华润降至12.1%。[58]

6月18日下午,华润质疑17号决议的合法性;特别是,万科董事会审议和表决17号决议过程中存在的问题,并另行具文向监管机构反映。华润并称“高度关注万科存在的内部人控制等公司治理问题”。若万科不重新审视,华润在未来的董事会或股东大会上仍会投反对票。[59]

此后,华润委托北京市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组织“万科股权争议论证会”,评估17号决议的合法性。论证会邀请国内13位法学专家。最终出具的意见书(13人意见)认定,独立董事张利平回避表决所据理由,不符合法律规定或万科章程约定;股权分散且以创始人[60]为管理核心的上市公司,应避免内部人控制。[61]

6月25日,宝能系以持股占比超过10%的第一大股东身份,要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罢免全体董事。2014年万科推出事业合伙人制度[62]后,未曾披露高管获得报酬的依据。其中,王石个人在2011年至2014年间前往美国和英国留学,[63]即长期脱离岗位,依然从万科获得现金报酬5,000多万;其他董事未尽保护公司和股东利益的职责。[64]

 

3.6战乱乱战

 

(1)模式  自2000年成万科第一大股东以来,[65]华润历经宁高宁时代、宋林时代和傅育宁时代。[66]在前两时代,华润一直奉行“大股不控股,支持不干预”;[67]此等方针,也历经测试。[68]用三国演义里面的人物类比,第一大股东是刘备,万科是诸葛孔明;刘备将运筹帷幄托付给孔明,支持但不干预;孔明不负刘备托付,勿用另生管控。在三国演义里面,刘备有心复兴汉室,三顾茅庐请孔明出山相助,刘备主动;在万科华润情形下,倒是孔明主动投身刘备麾下,发挥才能成就事业,只不过此事业,正是刘备所求的事业。万科主动找华润,主动找一个大股东。[69]不妨,将此治理结构戏称刘备模式。

在刘备模式下,辅之万科的商业模式、[70]万科团队制度和万科领袖王石,[71]万科才得以享有数十年的商品住宅领军者的荣耀,[72]才得以塑造千亿商品住宅龙头之形,[73]而王石出门登山甚至游学海外也无损于万科的运作如常。[74]

(2)险资  从前一节的逻辑观察,宝能系可图万科的控制权?前海人寿是否可以举牌,实际上已经举牌,[75]受制于有关险资使用之管控,不可过10%之限。[76]如若他人和前海人寿联手,像宝能系这样的操作,可以绕过前述限制;[77]在此情形下,宝能系的举牌,可图万科的控制权?

刘备模式容许或容忍?其一,宝能系的姚振华是刘备,有复兴汉室之雄才大略?王石先生的反诘是,姚振华的购并发家史和万科的品牌信用不匹配。[78]这一反诘大致成立。其二,像当年主动找华润那样,王石主动找宝能系?本案不是。[79]其三,宝能系历史记录显示,姚振华定可自我克制成当年的宁高宁?就算可以,姚振华服务像华润那样的公司?从上一问可以推测,绝无可能。

实际上,在冯仑先生办公室进行的王石和姚振华之间的4小时谈话,[80]谈到华润;王石事后回忆:“他说你怎么能保证华润一直做第一大股东呢?我说当然我没有办法保证。他说既然这样,你为什么接受华润不接受我们,就是因为你不愿意接受我们的管理?我们也可以像华润那样做,信任你王石培养的团队,不插手。我说你错了,你们对万科根本不了解,你们对华润更不了解。”[81]言外之意,你既不了解万科,也不了解华润,何谈成为宁高宁?[82]

如若前述推理成立,则,姚振华先生举牌,是因战而乱?还是心乱兴战?

再说曾现身白衣骑士的安邦系,[83]这是万科管理层的白衣骑士。如若安邦捆绑到华润,则属于保留刘备模式之举措。也许是这个原因,宝能系持股紧紧逼近第五次举牌之线。[84]如若安邦要学宝能系图谋万科的控制权,无非是宝能系第二?在这一种情形下,万科管理层引入安邦系,是因战而乱?还是心乱兴战?[85]

(3)华润  最后看傅育宁时代的华润。傅育宁先生面临的是,继续充作刘备,宝能系举牌之前即如此。宝能系举牌图谋控制权后,傅育宁先生的选项之一是退出,本案实际结果也是退出。[86]深交所在6月27日发函要求华润和宝能说明是否互为一致行动人之时,出席夏季达沃斯会议的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向媒体表态:“央企不与地方争利。”要求华润配合深圳市解决万科引入深铁一事。[87]此即,以行政权力逼退华润。

当年宁高宁允许万科执行刘备模式,如若意图之一是商品住宅的龙头企业,即,数一数二的行业龙头企业。[88]到宝能系举牌前,万科足足满足他的需求。[89]如今看得出来,在社会财富发生巨大变化之后,[90]这一模式有关股东稳定性之预设[91]是有问题的。宝能系举牌使其显露无疑。如若并未筹谋替补之棋,认输退出是合理的举措。如若肖亚庆先生的干预以此为据,忽略行政权力之形式只看实际之结果,倒也说的过去。

傅育宁先生另一选项是颠覆刘备模式,即,要控股,也要干预。在做出17号决议[92]的这一次董事会上投赞成票的独立董事华生,曾做推断如下:“华润此次谋求的,不仅是第一大股东的地位,而是能够控股和控制万科,使万科名副其实地变为华润旗下的下属央企控股企业,服从华润的一元化领导……必须改变现行万科治理架构……。听说有人已经放出话来,华润主导后,按央企管理,王石必须走人不说,郁亮等人可以留下,但受不了新的国企管理办法,也可以选择离开。”[93]如若华生先生的推断成立,则傅育宁先生打算颠覆刘备模式。

深交所在6月27日发函要求华润和宝能说明是否互为一致行动人,如若结成一致行动人,实乃颠覆的方式之一。[94]如若可做上述推断,则,像呛声万科[95]和投反对票[96]这样的言行举措,都可以合理理解。虽然深铁合作挽救了万科,但没有颠覆刘备模式。

在6月17日万科董事会前,深圳市希望华润支持深铁合作;为打消华润有关未来不确定因素的疑虑,深圳市向华润出具书面承诺函;在这样的情况下,6月16日华润党组会仍然推翻已经表露的支持深铁合作之决定;[97]这样的反复,也在合理的范围之内。有心杀贼,无力回天。[98]就是因为“有心杀贼,无力回天”,才会有6月17日万科董事会前,究程序,要上告;[99]6月17日万科董事会后,质疑决议,聘任专家。[100]偌大一个知名央企,学步怨妇,做出这一等妯娌短长之事。[101]

因为华润退出,这一个难题就不至于显露了:就算华润控股后要干预,万科管理层不乐意呢?故华润,是因战而乱?还是心乱兴战?

不妨再接着问,万科管理层不乐意,又怎样?这才是本案的要害,好在讨论这个话题的素材都准备好了。

 

 



[1] 参见2015年7月6日万科公告。

[2] 参见林金冰等:万科再次被“敲门”,载《财新周刊》2015年9月14日版。

[3] 参见上文“§2.3.2”。

[4] 参见:回购计划。http://companies.caixin.com/2016-01-05/100895954.html(2017年1月30日访问)。

[5] 参见2015年9月1日万科公告。

[6] 万科A股,从股灾前的16元上下,下跌到13附近。参见陆玲、杨秀红:宝能系大力扣门万科,载《财经》2015年12月21日版。

[7] 参见华生:《万科模式》,北京:东方出版社2017年版,第102-03页。

[8] 参见林金冰等:万科再次被“敲门”,载《财新周刊》2015年9月14日版。

[9] 参见林金冰等:万科再次被“敲门”,载《财新周刊》2015年9月14日版。

[10] 参见2015年12月13万科公告。

[11] 参见华生:《万科模式》,北京:东方出版社2017年版,第105-06页。

[12] 参见2015年12月9万科公告。

[13] 参见:王石内部讲话实录。http://companies.caixin.com/2015-12-17/100889712.html(2017年1月30日访问)。

[14] 参见万科2015年报。

[15] 参见江南鸾:郁亮发声捍卫万科价值观,载《深圳商报》2015年12月14日版。

[16] 参见上文“§2.3.2”。

[17] 参见陆玲、杨秀红:宝能系大力扣门万科,载《财经》2015年12月21日版。

[18] 参见2015年12月16万科公告。

[19] 参见陆玲、杨秀红:宝能系大力扣门万科,载《财经》2015年12月21日版。

[20] 参见上文“§2.3.2”。

[21] 参见:王石内部讲话实录。http://companies.caixin.com/2015-12-17/100889712.html(2017年1月30日访问)。

[22] 参见:微信评说。http://news.xinhuanet.com/house/hf/2015-12-17/c_1117499306.htm(2017年1月30日访问)。

[23] 原文是旗手,从上下文推断,应该是旗帜。参见:王石内部讲话实录。http://companies.caixin.com/2015-12-17/100889712.html(2017年1月30日访问)。

[24] 参见:王石内部讲话实录。http://companies.caixin.com/2015-12-17/100889712.html(2017年1月30日访问)。

[25] 参见:抢筹。http://companies.caixin.com/2015-12-22/100891563.html(2017年1月30日访问)。

[26] 参见:宝能声明。http://stock.sohu.com/20151218/n431725062.shtml(2017年1月30日访问)。

[27] 参见2015年12月18和21万科公告。

[28] 参见:钜盛华增持。http://stock.caijing.com.cn/20151224/4039996.shtml(2017年1月30日访问)。

[29] 原声明的链接(http://www.vanke.com/news.aspx?type=8&id=3468)已无法打开。案例撰写者注释。

[30] 声明全称“关于欢迎安邦保险集团成为万科重要股东的声明万科声明”。参见:万科声明。http://finance.sina.com.cn/stock/s/2015-12-24/doc-ifxmxxst0339573.shtml(2017年1月30日访问)。

[31] 见:安邦公告。http://www.anbanggroup.com/xwzx/abdt/3525.htm(2017年1月30日访问)。

[32] http://www.crland.com.hk/(2017年1月30日访问)。案例撰写者注释。

[33] 参见华生:《万科模式》,北京:东方出版社2017年版,第114页。

[34] 参见2016年1月15万科公告。

[35] 参见2016年1月23万科公告。

[36] 参见2016年1月30万科公告。

[37] http://www.snowbeer.com.cn/(2017年1月30日访问)。

[38] 2015年9月,全球第一大啤酒制造商百威英博,要约收购第二大啤酒制造商SAB;中国反垄断审查要求,将SAB持股华润雪花啤酒中国有限公司49%的股权剥离。参见:老大与老二并购交易落定。http://companies.caixin.com/2016-09-29/100993402.html(2017年1月30日访问)。

[39] 参见方怡:为何是深铁,载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2016年3月16版。

[40] 参见2016年3月14万科公告。

[41] 参见王峥:王石放大招欲了结“万宝之争”,载《证券日报》2016年3月14日版。

[42] 参见方怡:为何是深铁,载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2016年3月16版。

[43] 参见下文“§4.1”。

[44] 参见华生:《万科模式》,北京:东方出版社2017年版,第119-20页。

[45] 参见华生:《万科模式》,北京:东方出版社2017年版,第119-20页。

[46] 参见方怡:为何是深铁,载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2016年3月16版。

[47] 参见下文“§4.1”。

[48] 参见华生:《万科模式》,北京:东方出版社2017年版,第119-20页。

[49] 参见王峥:呛声万科管理层,载《证券日报》2016年3月21日版。

[50] 参见华生:《万科模式》,北京:东方出版社2017年版,第125-26页。

[51] 参见华生:《万科模式》,北京:东方出版社2017年版,第125-26页。

[52] 参见华生:《万科模式》,北京:东方出版社2017年版,第126页。

[53] 参见华生:《万科模式》,北京:东方出版社2017年版,第126页。

[54] 参见下文“§4.1”。

[55] https://www.blackstone.com/(2017年1月30日访问)。

[56] 万科章程第152条第2款规定:“公司董事与董事会会议决议事项所涉及的企业有关联关系的,不得对该项决议行使表决权,也不得代理其他董事行使表决权。该董事会议由过半数的无关联关系董事出席即可举行,董事会会议所作决议须经无关联关系董事过半数通过。”万科官网(www.vanke.com)检索。下同。

[57] 参见华生:《万科模式》,北京:东方出版社2017年版,第126-27页。

[58] 参见2016年6月18万科公告。

[59] 参见华生:《万科模式》,北京:东方出版社2017年版,第127页。

[60] 意指王石。参见上文“§2.1.2”。

[61] 参见华生:《万科模式》,北京:东方出版社2017年版,第132-33页。

[62] 参见上文“§2.3.2”。

[63] 参见上文“§2.1.2”。

[64] 参见:逼宫。http://companies.caixin.com/2016-06-26/100958893.html(2017年1月30日访问)。

[65] 参见上文“§2.1.1”。

[66] 参见上文“§2.1.1”和“§2.3.2”。

[67] 参见华生:《万科模式》,北京:东方出版社2017年版,第10页。

[68] 参见王石:《大道当然》,北京:中信出版社2014年版,第8-14页。

[69] 参见王石:《大道当然》,北京:中信出版社2014年版,第8-14页。

[70] 参见上文“§2.1.1”。

[71] 参见上文“§2.1”。

[72] 参见上文“§2.1.1”。

[73] 参见上文“§2.1.1”。

[74] 参见上文“§2.1.2”。

[75] 参见上文图一所示。

[76] 参见上文“§2.3.2”。

[77] 参见上文“§2.3.3”。

[78] 参见上文“§3.2”。特别是,宝能系据以发家的“一进、一拆、一分”的收购战略。详见:王石内部讲话实录。http://companies.caixin.com/2015-12-17/100889712.html(2017年1月30日访问)。

[79] 参见上文“§3.2”。

[80] 参见上文“§3.2”。

[81] 见:王石内部讲话实录。http://companies.caixin.com/2015-12-17/100889712.html(2017年1月30日访问)。

[82] 至于举牌,原本可以。由此图钱,也无妨碍。比如,宝能系持股账面盈余已经过百亿。参见林金冰、吴红毓然:万科棋局,载《财新周刊》2017年2月6版。

[83] 参见上文“§3.3”。

[84] 参见上文“§3.3”。

[85] 因为这个原因,才有已经发布在官网的声明又不见了的事情。参见上文“§3.2”所涉及的相关注释。

[86] 参见上文“§1”。

[87] 参见林金冰、吴红毓然:万科棋局,载《财新周刊》2017年2月6版。

[88] 参见王石:《大道当然》,北京:中信出版社2014年版,第8-14页。

[89] 参见上文“§2.1.1”。

[90] 参见上文“§2.3.2”。

[91] “华润在万科的发展当中,无论是在万科股权结构的稳定、业务管理还是国际化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。”见:王石内部讲话实录。http://companies.caixin.com/2015-12-17/100889712.html(2017年1月30日访问)。

[92] 参见上文“§3.5”。

[93] 见华生:《万科模式》,北京:东方出版社2017年版,第13页。

[94] 参见林金冰、吴红毓然:万科棋局,载《财新周刊》2017年2月6版。

[95] 参见上文“§3.4”。

[96] 参见上文“§3.5”。

[97] 参见马克、董文艳、徐谌辉:万科输赢,载《财经》2016年8月11版。

[98] 参见上文“§3.3”。

[99] 参见上文“§3.4”。

[100] 参见上文“§3.5”。

[101] 参见华生:《万科模式》,北京:东方出版社2017年版,第14页。

推荐 0

总访问量:博主简介

金勇军 金勇军

金华市人。汉族。硕士。民盟盟员。1986年毕业于金华一中。1990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。199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学系民商法专业。1996年在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任教。现任战略系商法副教授。
目前授课:中国制度环境与商法(MBA)、批判性思维和道德推理(CTMR,本科)

个人分类

文章归档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