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金勇军 > 批判性思维与道德推理为何?

24
2018

批判性思维与道德推理为何?

批判性思维与道德推理为何?

 

 

 

    1、清华经济管理学院(简称“经管学院”)通识教育核心课程组8课之一是,《批判性思维与道德推理》(简称“CTMR”[1])。[2]自开设以来,CTMR一直由原经管学院党委书记杨斌教授[3]讲授。距今3年前我接手。历经三轮之后,CTMR大致定型为:

 

(一)

 

2、第一部分是导论,共两次课。第一次课,从“在武昌、深圳、珠海、上海等地的谈话要点”[4]这一文献出发,引出有关道德推理的两种思路,后果论和义务论;[5]在“人应该如何行为”这一伦理议题上,思路两分。[6]只不过,这一次课梳理两种思路,但不触碰种种流派,也不做任何评论。[7]

3、第二次课,一并讨论案例“高中语文教师范美忠:直面心迹”[8]和视频“2008年6月7日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”,[9]意在区别道德裁判讲究的事实、价值和判断。[10]凡人的目的介入后,相应价值可以是伦理价值或道德价值,尽管不一定是。[11]历经两次课后,有关道德推理的理论基础具备了。

4、第二部分一共四次课。两次充用于功利主义,即,后果论之一;两次充用于康德主义,即义务论之一。第三和四次课,讨论功利主义;只不过,第三次课,从案例裁判的情景出发,即从波斯纳模型[12]出发。第四次课,从制定政策的情景出发,即从是否需要修订短款自赔之规定[13]出发。前一次课,偏向边沁版本[14]的功利主义;后一次课,偏向穆勒版本[15]的功利主义。此外,在第四次课一并讨论穆勒版本[16]的自由,为讨论康德主义做好铺垫。

5、第五和六次课一并讨论康德主义。[17]第五次课,梳理康德主义的理论框架,直接从桑德尔的思路梳理,先自由,后义务,再实践理性自我立法。[18]在上述前提下,第六次课,以原东德枪击案的有关裁判[19]测试康德主义。康德的义务要求极尽苛刻,康德人为目的之说极尽抽象,康德的普适律之说则从逻辑上以简洁方式为21世纪普适人权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[20]

6、第三部分一共四次课。第七次课,讨论诺奇克版[21]的自由主义,有两方面,其一,自由和公平的关系;其二,自由和管制的关系。[22]前一个方面,以美国苹果公司[23]使用一般交易条款[24]缔约为例讨论,同时为第八次课的讨论做好铺垫;后一个方面,以媒体报道的硬币案[25]为素材讨论。

7、第八次课,以一般交易条款[26]这一自然实验,梳理罗尔斯版本的自由主义[27]从挂起无知面纱进入的原初状态,到包括自由条款和差别条款的社会治理契约。[28]第七和八次课与CTMR前一部分[29]的差别在于,前一部分讨论的议题是,“人应该如何行为?”即,个人行为道德与否的问题。后一部分,在此基础上,接着问,“就是那样的行为是公平的?”此乃社会治理问题。[30]康德对社会治理契约语焉不详,近两个世纪之后罗尔斯阐明社会契约论。[31]

8、罗尔斯版本自由主义的逻辑结论是否定德配[32](moral desert)。[33]针对这一点,首先,第九次课,以《三国演义》第73回[34]暴露德配问题;其次,亚里斯多德版本[35]目的论,不是否定而是接纳德配;[36]最后,究竟应否否定德配呢?以《论全国人大代表的构成[37]测试讨论。在此过程中,自然梳理出在公平问题上的三种思路,功利主义、自由主义和目的论。[38]

9、至此自然梳理出来康德版本的自由主义、诺奇克版本自由主义和罗尔斯版本自由主义;穆勒版本的自由主义,在语义路径上,[39]属罗尔斯版本的自由主义。[40]不管哪一种,自由主义和目的论的冲突之一是,在价值争议类问题上,是站队即支持某一种价值呢?还是中立即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任何一种价值?第十次课,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同性婚姻裁判[41]暴露,或许得中立,或许不得不站队。[42]自由主义和目的论的另一冲突是,是人的选择先于人的目的?还是人的目的先于人的选择?这一议题,得在梳理出现代版本的目的论[43]后讨论。

10、第四部分共三次课。十一课,讨论系列案例交易厅里的冲突(A)和(B)” [44]与“瑟康公司(A)(节选)” [45]。相应议题是,纵使存在普适的价值,人所属的共同体,比如宗教共同体甚至是公司同事间恩惠关系,是否会向人提出要求?且此等要求,甚至可以超越前述普适的价值?[46]十二次,讨论系列案例“圆明园鼠兔兽首:所有权(A)”[47]、“圆明园鼠兔兽首:回归(B)”[48]和“圆明园鼠兔兽首:捐赠(C)”[49],将前述共同体扩大到国际领域,将共同体的要求,明确为爱国主义,[50]情形又怎样?[51]

11、十三次课,以纪录片“靖国神社”[52]为素材,梳理测试麦金太尔的探索式叙事主体理论,[53]以资回应十一到十二次课预先埋下的问题,或者可以超越,或许不可不超越。这一类回应,实际上是讨论自由主义和现代版本目的论之间的冲突,是人的选择先于人的目的?还是人的目的先于人的选择?[54]

12、第五部分是十四次课。自由主义和目的论的冲突之一是,在价值争议类问题上,是站队呢?还是中立?第十次课暴露,或许得中立,或许不得不站队。[55]十四次课接着问,可能中立吗?如若可能,是你我想要的吗?[56]或许中立和站队无一是紧要的,紧要的是价值所涉的人的目的。[57]价值争议中的价值,可以了解但不必深究,需要深究的是人的目的。[58]

13、前述14次课搭建起来的逻辑框架,可以见附录一。这一框架下的CTMR是什么?

 

(二)

 

14、在上述框架之下,第一,桑德尔“正义”原书[59](简称“桑德尔正义”)所据道德推理理论框架,得以梳理再现;CTMR节次原则上从桑德尔正义章节依次递进,但偶有交错。CTMR节次和桑德尔正义章节的对应关系,可见附录二。第二,CTMR挑选富有争议的古今中外的事件或者案例,或者落在一份文献上,[60]或者成一个案例;[61]在课堂上梳理同期事实,挖掘埋藏着的道德推理;相应道德推理,往往对应一种有时是两种甚至是几种伦理理论;借此辨明、测试或者评判道德推理,此即理性审查,或可称作批判性思维。[62]第三,CTMR既提供文本即文献或者案例,又提供原著即各家各派原创著作;[63]穷尽前述理性审查,既不轻易盲从,也不粗暴拒绝;以此方式[64]讨论学习伦理学原理。[65]故:

15、既然以批判性思维方式,讨论学习伦理学原理,CTMR是原理课,绝非伦理史或思想史课。[66]在课堂上,既不具体讨论哲学家个人身世或思想渊源,[67]也不具体梳理CTMR指定哲学家原著[68]的文辞或者句读。[69]CTMR以理性审查道德推理为己任。

16、CTMR奉行的理性审查,与一般情形下的批判性思维[70]有点差别;除在第三次课[71]提到一份经验的实证研究(简称“实证研究”)论文外,[72]理性审查并不涉及一般逻辑学[73]课上的经验与数理推理,甚至刻意避免。其中缘由得从桑德尔正义谈起。哈佛大学通识教育课程组有八,[74]包括经验与数理推理(empirical and mathematical reasoning)课程组和道德推理(ethical reasoning)课程组两种;[75]桑德尔正义,属道德推理课程组,其他课程包括“中国伦理与政治理论经典”(classical Chinese ethical and political theory)等;[76]既然如此,再现桑德尔正义的CTMR,就不必染指实证研究。

17、除使用“饿死事小,失节事大”[77]这样的宋明理学措辞形象表达义务论外,CTMR并不涉及中国伦理和中国政治经典。理由大致和实证研究情形相同。[78]实际上,就社会治理这一议题,中国伦理或中国政治经典,可有贡献?如若有,可有原理[79]上的贡献?[80]

18、CTMR,涉及宗教或者宗教教义,特别是,将其视为共同体的要求;[81]甚至在类似且相当的范围内,牵涉爱国主义。[82]不过,CTMR无意牵涉爱国情操或者宗教情感,甚至更为一般的道德情感。所据理由是,哈佛八通识教育课程组中有一文化与信仰课程组;其中牵涉中国的两课是“中国日常生活中的文化”和“流行文化和现代中国”。[83]再现桑德尔正义的CTMR奉行的是理性审查。

19、这样一种CTMR,如何操练执行?

 

(三)

 

20、CTMR既提供文本,又提供原著[84]故要求,在到CTMR大课堂前,已经阅读文本和原著CTMR大课堂上,完成理性审查。此前得分组,大致15人以内一个小组;每一个小组,配备一名助教,通常由本科生高年级的同学担任。在CTMR大课堂后,由助教辅导CTMR小课堂,比如,梳理原著文辞或句读,讨论文本细节等等。

21、在CTMR大课堂上,执行随机分组的三人组游戏;随机分配三人角色,进入角色讨论。比如,在第四次课为制定政策进行的成本收益分析环节,[85]执行三人组游戏;1号负责罗列成本,2号负责罗列收益,3号负责罗列既非属成本也非属收益的因素。在这一次三人组游戏中,三人的角色相是互对立的,三人为完成游戏得进行讨论。

22、在逻辑上,CTMR奉行理性审查并非仅仅由个人单独完成:其一,个人要和历史上的哲学家对话,尽管这只能在文本上为之;其二,个人得和案例或者文献中的人物对话,这通常是虚拟的;其三,执行三人组游戏时,在理性审查的现实环节中为之。其中的缘由之一是,理性审查者可成罗尔斯,清楚梳理此前哲学家的道德推理;[86]但如何保证理性审查者不成希特勒,只将《我的奋斗》[87]一书的思路理清楚并搭建成完整的体系?留有一个对话的人,要有保障多了。[88]

23、CTMR既不直接推崇某一流派,也不直接拒绝某一流派。从演义的角度看弗兰克纳的提法,[89]则,在伦理上,人或处于遵从权威阶段(简称“权威阶段”),比如,受命于春节回家过年的传统或者受制于传统;人或处于自我立法阶段(简称“立法阶段”),比如,哪怕存在春节回家过年的传统,得由行为者个人接受甚至内化乃至沉淀于心,视若己出,并以其要求自己。CTMR奉行的理性审查,也就是这一类内化或者沉淀,以期脱离权威阶段,步入自我立法阶段。理性审查无意说服他人,但刻意成就自己。

 

 


附录一


附录二

 

 

课程节次与章节分配

 

 

 

 

第一次课:两种思路

第一章

 

第二次课:道德裁判

第三次课:边沁

第二章

 

第四周:穆勒

第五次课:康德

第五章

 

第六次课:康德

第七次课:诺齐克

第三和四章

第八次课:罗尔斯

第六和七章

第九次课:亚里斯多德

第八章

第十次课:同性婚姻

第十章:有关同性婚姻节

十一次课:交易厅里的冲突案

第九章

十二次课:圆明园鼠兔兽首案

第九章

十三次课:麦金太尔

第九章

十四次课:联想集团有限公司:倪光南告柳传志

第十章

 

 

 

 



[1] “CT”,即,计算机断层扫描;“MR”,即,医疗诊断设备核磁共振;以两者合称,正好寓意思维扫描或者诊断。参见钱颖一:《大学的改革:第一卷·学校篇》,北京:中信出版社2016年版,第248页。

[2] 参见钱颖一:《大学的改革:第一卷·学校篇》,北京:中信出版社2016年版,第248和251页。

[3] http://www.sem.tsinghua.edu.cn/zh/yangb(2018年2月13日访问)。

[4] 见《邓小平文选:第三卷》,北京: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,第370页以下。

[5] 参见王海明:《伦理学原理》,北京: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,第131-37页。

[6] See Michael J. Sandel, Justice 22-30 (2009) (ebook).

[7] 相应的流派或评论,参见后文§4和5。

[8] 这是笔者所写尚未公开发行的案例。

[9] 专门讨论范美忠心迹的40-45分钟的一期节目。笔者注释。

[10] 参见王海明:《新伦理学》,北京:商务印书馆2008年版,第214-18页。

[11] See William Frankena, Ethics Ch.1.0-1 (2rd ed.,1973).

[12] See Lake River Corp. v. Carborundum Co., 769 F.2d 1284 (7th Cir. 1985).

[13] 参见林明德:出纳短款应不应当由个人赔偿? 载《中国金融》1957年第13期,第17页;鲁夫:出纳错款不应当由个人赔偿,载《中国金融》1957年第14期,第26页;瘦竹:应取消短款自赔的规定,载《中国金融》1957年第14期,第26页;众孚:短款自赔并不是没有理由的,载《中国金融》1957年第15期,第23页;田野:“短款自赔”的规定还不能取消,载《中国金融》1957年第16期,第18页;王大柱:不能机械执行赔款的规定,载《中国金融》1957年第16期,第18页。

[14] See Jeremy Bentham, An Introduction to the Principles of Morals and Legislation Ch.1 and 4(Mary Warnock ed., Blackwell 2rd 2003)(1789).

[15] See John Stuart Mill, Utilitarianism Ch.2(Mary Warnock ed., Blackwell 2rd 2003)(1861).

[16] See John Stuart Mill, On Liberty Ch.1(Mary Warnock ed., Blackwell 2rd 2003)(1859).

[17] See Immanuel Kant, Groundwork for the Metaphysics of Morals (H. J. Paton trans., Harper Torchbooks 1964) (1785).

[18] See Michael J. Sandel, Justice Ch. 5 (2009) (ebook).

[19] See Raymond Youngs, Germang Law 621-87(2rd ed. 2002).

[20] See Michael J. Sandel, Justice Ch. 5 (2009) (ebook).

[21] See Robert Nozick, Anarchy, State, and Utopia Ch. 7.1 (1974).

[22] See Michael J. Sandel, Justice Ch. 3-4 (2009) (ebook).

[23] https://www.apple.com(2018年2月13日访问)。

[24] https://www.apple.com/cn/legal/terms/site.html(2018年2月13日访问)。

[25] 参见段琼蕾:熔掉5角硬币做戒指,违法的!载《钱江晚报》2015年3月24日N0005版。

[26] 参见汉斯·布洛克斯、沃尔夫·迪特里希·瓦尔克:《德国民法总论》,北京: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年中文翻译版,第147页以下。

[27] See John Rawls, A Theory of Justice §1, 3-6, 11-13, 17, 24 and 48(1971).

[28] See Michael J. Sandel, Justice Ch. 6-7 (2009) (ebook).

[29] 参见前文§2、4和5。

[30] See Thomas Pogge, John Rawls: His Life and Theory of Justice 28-29(Michelle Kosch trans., 2007)(1994).

[31] See Michael J. Sandel, Justice 130-31 (2009) (ebook).

[32] 德配,取自“孔子曰:‘夫子德配天地,而犹假至言以修心,古之君子,孰能脱焉?’”见陈鼓应:《庄子今注今译》,北京:商务印书馆2007年版,第624页;“主公德配唐、虞,明并文、武:可即皇帝位......”见罗贯中:《三国演义》,北京: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,第847页。

[33] See Michael J. Sandel, Justice 150-54 (2009) (ebook).

[34] 参见罗贯中:《三国演义》,武汉:崇文书局 2005年版,第300-03页。

[35] See Aristotle, The Politics Book 1 Ch.1-13 and Book 2 Ch.1-13(Ernest Barker trans., Oxford World's Classics 1995)(1946);Aristotle, Nicomachean Ethics Book 2 Ch.1-3 and Book 10 Ch.1-3(David Ross trans.,Oxford World's Classics 1980)(1925).

[36] See Michael J. Sandel, Justice Ch. 8 (2009) (ebook).

[37] 参见赵晓力:论全国人大代表的构成,载《中外法学》2015年第5卷,第973-89页。

[38] See Michael J. Sandel, Justice 20-21 (2009) (ebook).

[40] 参见前文§4-7。

[41] See Obergefell v. Hodges, 135 S. Ct. 2584 (2015).

[42] See Michael J. Sandel, Justice 237-43 (2009) (ebook).

[43] 参见后文§11。

[44] 哈佛商学院案例:9-394-060和9-394-061。

[45] 哈佛商学院案例:9-904-023。

[46] See Michael J. Sandel, Justice Ch. 9 (2009) (ebook).

[47] 清华经管学院中国工商管理案例中心案例:9-917-521。

[48] 清华经管学院中国工商管理案例中心案例:9-917-522。

[50] See Alasdair MacIntyre, Is Patrotism a Virtue? in Debates in Contemporary Political Philosophy(Derek Matravers and Jon Pike ed.,2003).

[51] See Michael J. Sandel, Justice Ch. 9 (2009) (ebook).

[52] 这一纪录片的来龙去脉,参见李缨:《神魂颠倒日本国》,北京:中国青年出版社2011年版。

[53] See Alasdair MacIntyre, After Virtue 201-25(1981).

[54] 参见前文§9;See Michael J. Sandel, Justice Ch. 9 (2009) (ebook).

[55] 参见前文§9。

[56] See Michael J. Sandel, Justice Ch. 10 (2009) (ebook).

[57] 参见王海明:《新伦理学》,北京:商务印书馆2008年版,第95页以下、152页以下和265页以下。

[58] 过去三轮次,以香港政改的一组文章为素材讨论:1、“香港政争之源:主权治权分歧”。http://www.ftchinese.com/story/001057955(2018年2月20日访问)。2、“从人权走向公民权的香港社运” http://www.ftchinese.com/story/001058295 (2018年2月20日访问)。3、“亲北京议员为何在香港政改投票时离场?”https://weibo.com/p/1001603855152007260034(2018年2月20日访问)。以后打算替换为“联想集团有限公司:倪光南告柳传志”,清华经管学院中国工商管理案例中心案例:0-308-341。

[59] Michael J. Sandel, Justice (2009) (ebook).

[60] 例见前文§2(“在武昌、深圳、珠海、上海等地的谈话要点”)。

[61] 例见前文§10(“交易厅里的冲突(A)和(B)”)。

[62] 参见董毓:《批判性思维原理和方法》,北京:高等教育出版社2010年版,第3-5页。

[63] 参见下文附录二。也可以例见前文§4及其相关注释。

[64] 有点“哲学是哲学史的总结,哲学史是哲学的展开”的味道。参见冯契:《中国近代哲学的革命进程》,上海: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,第600页.

[65] 这一原理,只注重规范伦理部分,但排除元伦理部分。See William Frankena, Ethics (2rd ed.1973).

[66] CTMR指定原作者罗尔斯和麦金太尔皆有伦理史著述。See Alasdair MacIntyre, A Short History of Ethics (1998); John Rawls: Lectures on the History of Moral Philosophy (Barbara Herman, ed., 2000).

[67] See, e.g., Thomas Pogge, John Rawls: His Life and Theory of Justice Ch.1(Michelle Kosch trans., 2007)(1994).

[68] 参见下文附录二。也可以例见前文§4及其相关注释。

[69] 例见邓晓芒:《康德<道德形而上学奠基>句读(上)》,北京: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。

[70] 例见董毓:《批判性思维原理和方法》,北京:高等教育出版社2010年版,第6-7章。

[71] 参见前文§4。

[72] C. David Navarrete, Melissa M. McDonald, Michael L. Mott and Benjamin Asher, Virtual Morality: Emotion and Actionin a Simulated Three-Dimensional "Trolley Problem",2 Emotion 364,370(2012).

[73] See e.g., Patrick J. Hurley, A Concise Introduction to Logic Ch.10-13(2015).

[74] 2007年5月15日,哈佛大学文理科教授大会决议批准通识教育项目。http://projects.iq.harvard.edu/files/gened/files/genedfinallegislation.pdf?m=1448033229(2018年2月20日访问);2016年3月决议批准新的通识教育项目。http://generaleducation.fas.harvard.edu/files/gened/files/gerc_final_report.pdf(2018年2月20日访问)。

[75] https://generaleducation.fas.harvard.edu/current_requirements(2018年2月20日访问)。

[76] 参见张会杰、张树永:哈佛大学通识教育课程体系及其特点,载《高教发展与评估》2013年第2期,第81-89页。

[77] 参见程颢、程颐:《二程遗书》,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年版,第356页。

[78] 参见前文§16。

[79] 参见前文§14。

[80] 参见王海明:《新伦理学》,北京:商务印书馆2008年版,第10页以下;冯契:《中国近代哲学的革命进程》,上海: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,第588页以下

[81] 参见前文§10-11。

[82] 参见前文§10-11。

[83] 参见张会杰、张树永:哈佛大学通识教育课程体系及其特点,载《高教发展与评估》2013年第2期,第81-89页。

[84] 参见前文§14。

[85] 参见前文§4及其相关注释。

[86] See John Rawls: Lectures on the History of Moral Philosophy (Barbara Herman, ed., 2000).

[87] Adolf Hitler, Mein Kampf (James Murphy trans.,1939).

[88] See Michael J. Sandel, Justice 29 (2009) (ebook).

[89] See William Frankena, Ethics 8(2rd ed.,1973).

推荐 5

总访问量:博主简介

金勇军 金勇军

金华市人。汉族。硕士。民盟盟员。1986年毕业于金华一中。1990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。199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学系民商法专业。1996年在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任教。现任战略系商法副教授。
目前授课:中国制度环境与商法(MBA)、批判性思维和道德推理(CTMR,本科)

个人分类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