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金勇军 > 偷渡阴平——卡洛斯·戈恩出逃记

偷渡阴平——卡洛斯·戈恩出逃记

Source:Nick Kostov, Carlos Ghosn Tries to Reclaim Narrative, WSJ, January 10, 2020.
 
1 成功偷渡
 
章回体小说《三国演义》,在第117回描述,魏国大将邓艾偷渡阴平,奇袭蜀国;不料,蜀国丞相诸葛亮生前即已安排,在阴平岭下,扎寨住兵,以防敌袭。只是蜀国后主刘禅无道,废弃前述营寨,邓艾奇袭得以成功。近日翻看这一回之时,冷不丁联想到,卡洛斯·戈恩(以下简称“戈恩”)出逃日本。
 
毅然抛却将近1,400万美元的保释金,日产前董事长戈恩,成功逃出日本。黎巴嫩时间2020年1月8日,在黎巴嫩记者会上公开亮相。
 
日本时间2019年12月29日2时30分,戴着医用口罩,徒步离开,东京居住地;搭出租车,于当日下午4时30分,现身东京品川车站;随即,乘坐新干线,前往大阪;当晚7点30分,在新大阪站下车,换乘出租车,前往关西国际机场附近的酒店;随后,藏身装载大型音响器材的黑色箱子内,由两名美国籍安保人员带离酒店;当晚11时,藏身黑箱子的戈恩先生,在关西国际机场登上私人飞机,离开日本;进入俄罗斯领空后,戈恩先生才出箱,落身后座,但并不为机组人员知悉;抵达伊斯坦布尔时已冷落的阿塔土克儿机场后,转乘另一架航班飞机,直达黎巴嫩。
 
戈恩先生,共有3本护照,黎巴嫩、巴西和法国护照;日本法院同意保释,故悉数缴存于律师;自保释后,戈恩先生随身携带第二本法国护照,满足有关外国人身份证明的要求。
 
他刻意向记者披露,其律师告知,长待5年之后,或得一审裁判;日本司法系统99.4%的定罪率暗示,他本人不可能获得公平待遇;要么“死在”日本,要么“出逃”日本。据财新网站报道,戈恩先生直言,“我像是,我服务了17年的这一国家的一名人质”。
 
问题是,戈恩先生因何涉案?为何若此?人质之说何来?
 
2 戈恩其人
 
戈恩先生,生于1954年3月9日,生地巴西韦柳港,生父黎巴嫩族裔。他的童年,在韦柳港和里约热内卢度过。他6岁之时,随母亲回黎巴嫩。17岁时,迁往法国巴黎,先后获两工程学位,第一是1974年的巴黎综合理工大学学位,第二是1978年的国立巴黎高等矿业大学学位。
 
毕业之后,戈恩先生,服役法国轮胎制造商米其林。因胜任工厂厂长之职,很快就从工厂厂长晋升为研发部门的头头。在30岁之时,成为巴西米其林的COO。巴西米其林深陷泥潭,他将其扭转并在两年之内恢复盈利(以下简称“盈亏扭转”)。在成为北美米其林总裁和CEO后,于1980年代末期,重现巴西盈亏扭转辉煌,吃掉美国轮胎制造商优耐陆。
 
1996年,服役米其林18年之久的戈恩先生,接下雷诺执行副总裁之职,辅佐其时的CEO路易斯·施韦策(以下简称“施韦策”)。
 
1898年设立的雷诺,因为车辆设计方面的创新,成领先全球的汽车制造商之一。为获取通道以资进入美国,雷诺曾打算和瑞典的汽车制造商沃尔沃合并;无奈,1993年,雷诺未能将合并建议落地。这一合并告吹之后,戈恩先生受命推进200亿法郎计划,激进裁员,扭转已然深陷亏损的雷诺,重现一以贯之的盈亏扭转辉煌(以下简称“200亿法郎计划”)。这一系列亏盈扭转的成功史,为他赚到了“成本杀手”的绰号。
 
1999年,雷诺结盟日产。施韦策先生,选定戈恩先生出任日产COO,委其领导日产盈亏扭转事宜。戈恩先生如期实现3年期的“日产复兴计划”。2002年5月,戈恩先生推出下一个日产3年计划“日产180”;最终亦提前一年实现。
 
戈恩先生“救火队长”之名,在日本家喻户晓;戈恩先生的故事,直接入日本漫画,奉若神明。黎巴嫩,则以戈恩先生的肖像为图发行邮票。在全球,视若诸如史蒂夫·乔布斯和杰克·韦尔奇那样的“摇滚明星”般的CEO。
 
不料,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!
 
3 结盟日产
 
前述萧何,就是结盟日产的“日产”。与其结盟者,就是法国的雷诺。
 
(1)雷诺 1996年,法国政府半私有化雷诺,仅仅保留44%的股份。尽管私有化,仰仗法国政府仍多,绝非简单的第一大股东。在法国境外,雷诺给人的印象是挫折。雷诺的“太子妃”,在美国获得有限的成功;收购美国的北美汽车公司,不得不转手克莱斯勒,损失数十亿法郎;打算合并沃尔沃,脱离法国国有企业的历史,独立求生于汽车世界,最终未能将其落地成行。
 
其时,雷诺的销售集中在西欧,超过80%。相较于汽车世界的玩家,特别是,欧洲对手大众汽车,雷诺只不过是偏安一隅的丑小鸭。
 
(2)日产 日产曾是日本产业皇冠上的明珠。日本车企排行第三,日本汽车市场又是仅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。日产雇佣14万员工,算上供应商等,直追50万。经济体量超过日本GDP的1%。工厂坐落美国、墨西哥、欧洲和亚洲,其网络遍及5大洲。其品牌驰名遐迩,从北美的阿拉斯加到南美的火地岛,从挪威北角到非洲的好望角,足称日本工业深入全球日常生活的媒介。日产是日本历史的重要部分,日本国民品格的承载体。
 
1990年代,不景气弥漫日本经济。日元升值致使,出口举步维艰。日产全球市场份额,从1991年的6.6%,下降到1998年的4.9%。日产国内市场崖断,远远落在丰田之后。1999年3月31日,是日产财年截止日。1998财年综合资产负债表上的负债,总计4.3兆日元,即美元220亿。日产亏损连续进入第8个年度。日本政府绝无机缘插手,日产面对的选择是,要么自愿破产,要么求人救助。
 
(3)选择 当年的日本车企,看似无差别,实则有不同。丰田,位居全球第三,日本市场40%;以生产系统闻名,财务强劲,足迹遍及全球。本田,时居日本第二,以工程闻名,自主独立。其他日本车企,陷身“失去的十年”,境况不佳。马自达,受制于美国的福特;通用,将所持的铃木股份增加到10%,将所持的五十铃股份增加到49%。尚且独立的,就剩三菱和日产。1997年金融危机,相关银行无力救助日产。救助之人,只能他寻。
 
日产和本田合并?这是兔子嫁鲑鱼,本来就是两类动物;丰田合并日产?日产只想追赶,但是不乐意献身鱼嘴。日产,只能寻求境外车企。
 
接管日产的最合适车企是,克莱斯勒和戴姆勒的合并存续体,戴姆勒克莱斯勒。轻取底特律三大之三后,将目光转向亚洲。戴姆勒克莱斯勒,富过雷诺,十倍有余。日本高管考虑的是,如若出售,售之于德国企业,心理上尚可接受;诸如梅赛德斯和宝马之类的品牌,在日本广为接受;在日本汽车行业,德国品牌是唯一享有外贸顺差的品牌。日本的德国汽车进口占了上等车的三分之二。
 
克莱斯勒和戴姆勒合并之时,雷诺小且弱;当年分析师主张,400万辆是车企存活门槛;雷诺远在门槛之外。法国政府持股44%,这一道马奇诺防线,随时可能瓦解。雷诺若要掌控自己的命运,只能快速长大。
 
(4)谈判 雷诺内部评估,雷诺的将来在亚洲;要向亚洲,合适的搭档是日产。日产欧洲弱,雷诺强;雷诺无亚洲,日产则强;日产已经进入美国,雷诺方才败走美国。日产长于工程,特别是发动机,而雷诺则长于创新设计。
 
当年,日产有三个选择。日产董事长兼总裁塙义一,先后示爱戴姆勒克莱斯勒和福特。福特已经控制马自达,准备收购瑞典的沃尔沃。福特没有拒绝,但也没有显示多少热情。戴姆勒克莱斯勒的诉求,是过50%的控制,并接管管理团队。尽管日本公司走向全球已经数十年,日本政府乐见其成;不过,日本政府多有敌意,防范他国公司进入日本市场。全球化的利器直接投资,在日本仍然是不受欢迎之物,非敌意收购很少,敌意收购则属不可能。
 
施韦策先生低调与谈,建议组建,各自的超过100人的团队,委其评估机会。两团队长达数月,开谈职业、产品、平台、发动机、技术协同和地域市场协同。而收购价格事宜,延后处理。双方慢慢发现,各自是对方的理想搭档。在施韦策和塙义一先生秘密会见之时,法国国立行政学院的学生施韦策,东京大学毕业生塙义一,相见恨晚。1998年11月,施韦策使出王牌,戈恩先生,委其到东京向日产管理委员会演示,当年雷诺盈亏扭转的200亿法郎计划。双方一致觉得,他就是那个人。
 
谈判开始于1998年春天,但真正起决定作用的,也就1999年2月中旬后数周。日本东京中央商务区的心脏地带,坐拥日本产业至圣之所,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会所。栖息此处的是,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商业组织之一。日本的公司、日本国官僚机构和自由民主党保守政治家,结成日本的“铁三角”,自1950年代开始的美国占领时期届满之后,一直治理着日本。就在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礼堂,1999年3月27日,日产宣布,白衣骑士是法国雷诺。
 
(5)结盟 1999年,雷诺结盟日产,谋求协同。雷诺持股日产36.8%,为此注入现金5.6亿美元。日产承诺持股雷诺15%,皆非投票权股,且有待财务状况允许时行权。雷诺另获选择权,如若行使,可以持股至44.25%。两公司皆澄清,他们的关系是联盟而非合并。
 
在掌舵日产之日,戈恩先生绘制雄心勃勃的日产复兴计划。他发誓,若不能兑现结果,他辞职。这一详尽计划承诺,2000年年底盈利,利润率4.5%,2002年消减本期负债的50%。日产复兴计划要求,极力压产,或者以人论,或者以生产论,或者以工厂论。戈恩先生成功复兴日产。2000年6月,出任日产总裁;2001年6月,出任CEO。2001年,勒马于破产之悬崖,实现盈亏扭转;日产如约持股雷诺15%,雷诺则增持日产至44.4%。
 
(6)首席 2002年5月,戈恩先生推出,日产3年计划“日产180”:全球销售车辆过一百万辆;运营利润率达到8%;负债余额为零。“日产180”,提前一年实现。日产由此跨越本田,紧追丰田。2005年5月,出任雷诺的总裁兼CEO,成世界上同时运营两家财富全球500强的第一人。
 
2016年,日本汽车制造商三菱,其篡改数据丑闻毁损其品牌,减损其市值达30亿美元。戈恩先生,推动日产收购三菱,持股34%,获控制权。三菱,委任戈恩先生领导其董事会,更换其高管团队。
 
戈恩先生,捆绑雷诺、日产和三菱三大汽车制造商成联盟,意在竞争;与大众汽车、丰田和通用汽车之类顶尖玩家,同台竞争。2017年,全球出售的每9辆车里,前述联盟必居其一。2017年7月,戈恩先生卸任CEO,日本人西川广人先生继任;戈恩先生留任,日产和三菱董事长;同时,依然兼任雷诺的董事长、总裁和CEO。2018年7月,联盟全球销售额,超过大众汽车的,成官方意义上全球第一汽车制造商。
 
不过,此属成也萧何。因为日产,戈恩先生一举成名。
 
4 败也萧何
 
雷诺结盟日产,实际上是整合日产。整合日产这样的提法的依据:雷诺控制了日产,通过日产,又控制了三菱。有控制,自然有整合。不过,这个提法,并非日产乃至日本乐意接受者,雷诺也小心翼翼回避。双方的官方措辞是联盟。
 
不妨往下推导,若属控制,雷诺当然可以合并日产,甚至直接诉诸投票权,日产愿意?若属联盟,戈恩先生复兴日产之后,联盟已无存在必要,可以分手,雷诺愿意?究竟是联盟还是控制?纵使今日可以类控制类联盟半控制半联盟拖延,无奈将来总有一天得定其一?
 
(1)通用 在2020年1月10日华尔街日报“卡洛斯·戈恩力推自己版本的叙事”一文中,戈恩先生披露:“我后悔,我没有接下通用的工作,那是我的后悔所在。”史蒂文·拉特纳,奥巴马政府拯救通用计划的首席设计师,在其回忆录《拯救:奥巴马政府紧急救助汽车业的一内部人士回忆录》提到:“我……直接问戈恩:‘你有兴趣成为通用的CEO?’我知道,这是风险很大的赌注;他娴熟拒绝,我也不奇怪。”
 
在这样的背景之下,如若日产担心戈恩另谋他就,自会向戈恩提供足可竞争的薪酬回报;如若日本有关证券法的披露规定,迫使日产不升反而降低戈恩的薪酬回报,则日产自会想办法予以补救,补救之方,可以是递延,也可以是转移定价。这足以制造“灰色地带”,授人以柄,比如,眼盯这一点的可能是日产内部人或者日本政府。戈恩先生的实际薪酬若何?
 
(2)薪酬 2010年,戈恩先生即成为日本公司中薪酬最高的CEO。他作为日本公司CEO的薪酬包,远远少于其西方同行的。戈恩先生经常抱怨,他的薪酬太低;日产的团队是全球化的团队,自应取酬若全球同行。2017年前的薪酬有两部分,一部分来自日产,另一部分来自雷诺。
 
戈恩先生面对的阻力,也来自雷诺董事会。在2016年年度股东大会上,雷诺股东否决戈恩先生2015年的薪酬包。尽管如此,股东大会的决议并没有约束力;以2015年强劲绩效为据,雷诺董事会忽略前述阻力,批准戈恩先生的2015年薪酬包725万欧元即800万美元。雷诺第一大股东法国政府,直接视若奢华;如果董事会无意复议戈恩先生的薪酬包,法国政府威胁管制雷诺本身。法国政府需要安抚,而他与雷诺之间期限为4年的合同续签事宜尚在在议之途,戈恩先生于2018年2月同意减薪30%。
 
(3)雷诺 法国政府持股44%,不过是一道马奇诺防线,随时可能瓦解;实际上,2015年前已经降到15%。2015年时为法国政府经济部长的埃马纽埃尔·马克龙(以下简称“马克龙”)先生,倡议倍增法国政府投票权;法国政府从其倡议,闪电指令,提高法国政府持股雷诺的持股比例。事后马克龙成了法国总统,希望戈恩先生退休之后,联盟不至于散了;解决之方,就是变联盟为合并。年年以降,戈恩先生始终隔开前述压力;不过,戈恩先生与雷诺之间出任董事会兼CEO的合同续签事宜临近,戈恩先生有关两公司独立的立场生变。法国政府希望,戈恩先生在雷诺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上宣布合并。
 
雷诺持股日产44%,在报表上,从这一最大比例合并日产日趋增长的营业收入。就像彭博社记者克里斯·布莱恩特所言,“从日本的角度看,法国公司虽为食客,却可以极力控制一个原本强得多的主人”。若是从销售额或EBIDA粗略论,雷诺、日产和三菱,各为三分之一,甚至雷诺是最弱者,但是雷诺控制日产,通过日产控制三菱。
 
2018年雷诺年度股东大会自会来临,日产该如何应对呢?在日本政府的树荫之下,日产该如何应对呢?
 
(4)抓捕 雷诺结盟日产,从当年到现在,日产也好,日本也好,都是要的。在雷诺复兴日产之后,雷诺合并日产,日产要吗?日本要吗?今日至少可论,日产合并雷诺是象吞蛇,雷诺合并日产是蛇吞象。如若不要,简单的阻止之道,就是抓捕戈恩先生,此即以戈恩为质。
 
日本时间2018年11月19日,戈恩先生,走出个人专机,落步羽田机场,即刻被捕。2018年11月22日,日产董事会一致决议,罢黜戈恩先生董事长名位;2018年11月26日,三菱亦为之。
 
日本检察官,先后提起四刑事指控,其中之一为:在2010到2015年间总计100亿日元的薪酬中,戈恩先生漏报其中的50亿,相当于4,500万美元;2015年到2018年间,则漏报40亿,相当于3,600万美元。如若指控成立,戈恩先生面对上至10年的有期徒刑。
 
日产声言,戈恩先生,请下属格雷格·凯利先生(以下简称“格雷格”),制定复杂的递延支付计划一份,可在每一个年度内递延支付10亿日元,连续达8年。格雷格先生,将递延部分,转作戈恩先生的咨询费支付,自2022年退休后的咨询服务费用。或者称递延,或者称转移定价。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!
 
此为败也萧何。因为日产,本不应该若此,戈恩先生却败落若此。
 
5 司法无望
 
抓捕之后,戈恩先生身陷东京拘留所;此地曾关押死刑犯,诸如1995年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行凶者之类的;长16英尺宽10英尺,光秃秃的只有一薄薄的榻榻米坐垫和一抽水马桶的所间,是戈恩先生的容身之所。直至2019年4月获得保释。时不时面对审讯,并无一位律师在场。
 
如若司法无望,戈恩先生该怎么办?逻辑上的选项是出逃。
 
看起来,出逃计划早已准备;戈恩先生本人自作决定。远或可缠讼经年,近则法院不许他与其夫人圣诞见面;戈恩先生,决定一走了之。
 
关西国际机场,就不用激光扫描黑箱子吗?逻辑上倒也是个问题。不过,当年诸葛亮没有预防阴平偷渡?如此,偷渡阴平!
 
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雷诺、日产和三菱,全晾在海滩上了?!
 

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