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金勇军 > 亚马逊之难

亚马逊之难

亚马逊之难

美国财政部认定,美国纳税人的完税数额和美国纳税人的税负数额之间,存在差异;差异之数,是每年美元5,000亿,甚至更高。拜登政府,打算将这笔巨款收上来,将其充用于基础设施建设。途径之一是,向美国联邦税务署增加巨额预算,足资美国联邦税务署,有人力有物力,全力征收欠税。
不过,美国民主党人提出的预算案,没有多少美国共和党人会在意。难道美国共和党人愿意为欠税背书?如若美国共和党人的金主,主要是这些直言避税的欠税者,美国共和党人如何会在意呢?更不用说,通过这样的预算以便科征欠税。
在美国,存在税法,存在美国联邦税务署;存在纳税的纳税人,也存在避税的纳税人,甚至避税有可能在欠税的范围之内;即便有,美国联邦税务署可以加强科征,无奈数十年以下,美国联邦税务署人单力薄,有心无力;美国国会可以助其一臂之力?无奈美国共和党人另有想法。
说这么多美国共和党人做啥呢?以此为背景,议论商家如何应对亚马逊。同道一大早提醒,看看“刚刚,亚马逊血流成河!大量中国卖家血本无归”。(O刚刚,亚马逊血流成河!大量中国卖家血本无归)相应思路,可以从以下这一通知梳理:

“尊敬的卖家:
“您的账户有被停用的风险。
“我们与你联系是因为您似乎违反了Amazon.com的以下一项或多项卖家行为准则要求:
“-影响客户的评分、反馈和评论
“-操纵销售排名
“-人为地增加网络流量”(可以文中所加的链接)

像深圳头部卖家帕拓逊、傲基、通拓、猿人和泽宝等(以下简称“头部企业”),收到这样的通知,该怎么应对呢?
其一,国内的同行,也会发这样的通知,雷声大,雨点小,不必理会。问题是,这一家是美国的亚马逊。
其二,亚马逊会像国内的同行一样,要不它如何生存?如此,也不必理会。果真如此,不去理会也就了了。闹人的是,如今并非如此。
其三,既然有可能并非如此,则,风险来自何处?这就可以说说前文提到的美国税了。其财富居美国前百分之一纳税人,且不论如何操作,可能欠税?如若可能,可能的风险是什么?不管是什么,纵有风险,“政治”力量可以将其阻隔干净!头部企业,有这样的阻隔力量?若是没有,即为差别。这等差别,促人思量,是守规矩,还是谋意外?
其四,不过,一模一样的阻隔之墙,不存在。功能相当的举措,可能有,比如,苹果服务器不是放在贵州了?要不然是在美国的。

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