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金勇军 > 说说道歉两字

说说道歉两字

说说道歉两字

二战70周年纪念日,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曾公开发表演讲,其中有一段提到:“在现今的日本,战后人口已经超过日本总人口的80%。我们的孩子,我们的孙子,甚至更远的下一代,他们本不牵涉战争,我们没有必要让其命中注定道歉。尽管如此,我们日本人,世世代代,得直面过去这一段历史。克尽卑微,承继过往,永续将来。”
如若承继过往,自然意味着,命中注定道歉,何言“没有必要”?
也就在同一天,首相夫人参拜靖国社社,并将照片发布于其脸书之上。若是“命中注定道歉”,这样的举措是可以考虑之事?
搜索纽约时报发现,同年5月1日,安娜·绍尔布雷,曾发表专栏评论:“老纳粹分子让我们记住啥?”
安娜清晰提到:“大屠杀的幸存者,时常出入德国学生的教室。人人都可以阅读《安妮日记》。读完日记之余,可以体会,其祖父尽管没有介入,但也没有阻止杀戮安妮的举动。因此人人都生活在继承而得的隐约罪负之下。”
“除了将继承而得的隐约罪负移向下一代,还得有所更新,从永远记住我们绝不可以忘记之事,转向追问德国为什么会这样。”
两相比较,在哪一步上,差别就很大了?又是哪一步的差别,是最大的?

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