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
张灵甫之死

江渭青:《江渭青回忆录》,南京:江苏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,第291-92页,披露:

当我们决定把纵队特务团拉上去投入总攻时,我曾专门强调了一条,即尽量争取活捉张灵甫。因为我从报话机中得知他还在呼救,活捉这个蒋介石御林军的头目,对于动摇和瓦解敌人的斗志,意义重大。谁知后来发生了意外, 把他击毙了。特务团向我报告了这个情况,我可来火了,说那不行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你们马上派人把尸体抬回来,保管好。当时有人很不理解,认为这是多此一举。第二天,我纵队与兄弟纵队一起开祝捷大会。陈毅司令员亲自到会。 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,"张灵甫的尸体在哪里?“我不加思索地回答,“我们抬来了,请陈司令员验尸!”他满意地说: "好, 很好。”后来,我们遵照陈毅同志的指示, 将张灵甫的尸体擦洗干净,换上干净服装,弄了口好棺材, 入殁以后,通过关系转交给国民党方面接收。 这个举动产生了强烈的政治回响, 张灵甫的家属,国民党的文武百官,还有跟着共产党走的许多民主人士,起码从中得到了一个共识:共产党是通情达理的。张灵甫的灵柩运到浦口,国民党派大员迎接,蒋介石亲临致祭,这等于是大张旗鼓地替共产党作宣传,影呴有多大!对于必须妥善处理张灵甫的尸体,起初不理解的同志这时也恍然大悟,懂得了打仗不光要会打军事仗,还要会打政治仗。军事和政治都胜利了,才叫真正的胜利。

从前述引文,可以议论:

1 当年,陈毅将军说,“好,很好!”;这一点意味深长。不过,难还难在,如今陈毅将军已经离世,你我再没有机会,从他嘴里获知,他究竟想说啥。

2 若是康德现身,他会如何解读呢?其一,人的感情,通常和,与他或者她同属一队的人,更加亲近;其二,人的尊重,则没有这样的说法;不管是谁,不管属于哪一派,若有尊严,人皆尊重之。陈毅的指示,即为尊重!

3 彼时,陈毅是共产党将军,张灵甫是党国将军;如此,陈在江北私放党国将领?在江南,国民党接收,可能引入的统战力量张?如若张灵甫还活着,结论自然是是。问题是,现在是尸体。如此,尸体,还分共产党和党国?如若灵魂即理性还在尸体上,可分;如今已经离开,自无区分的道理。

31 问题来了,仅仅是尸体吗?如若仅仅是尸体,那士兵所言多此一举,也许就说到七寸了。

32 理性已经离开这个尸体,但是,尸体尚且留存理性的影子:“战死疆场,马革裹尸”;这可以在陈身上,也可以在张身上;不管在谁身上,都是一样的。就是因为这,陈才尊重,厚棺入殓。

33 康德的意思是,陈身上坐有理性,张身上亦然;这个理性,既不是理性陈,也不是理性张,是陈和张身上一样坐有的同一个理性。

话题:



0

推荐

金勇军

金勇军

86篇文章 1次访问 20天前更新

金华市人。汉族。硕士。民盟盟员。1986年毕业于金华一中。1990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。199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学系民商法专业。1996年在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任教。现任战略系商法副教授。 目前授课:中国制度环境与商法(MBA)、批判性思维和道德推理(CTMR,本科)

文章